家国情怀张伯驹

来源:河南日报网

作者:陈峰

国庆节期间,我回到了我在襄城的家乡看望我的亲戚。在市区光武大道和湖滨路交叉口的东北角,绿树掩映,我突然发现几个红色耀眼的人物“张伯驹公园”。

公园大门两侧是茂密的树木,周围是大片草坪。进入花园的是一个5000平方米的大广场。广场的南端新建了一盏方柱灯笼。灯笼上方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人们笑着迎接国庆节。广场的北端是一座新建的山地石山。山上的瀑布欢腾着落下。绿色的水生植物挂在悬崖上。山脚下是一个两英亩的池塘,那里有色彩斑斓的观赏鱼玩耍。水池旁,香蕉簇簇,娇艳的花朵在微风中摇曳;一条小溪穿过池塘。河上建了一座木桥。人们在桥上行走,如在绘画中。广场中央是正在建设中的“张伯驹纪念馆”。据说纪念馆将展示张伯驹先生的生平、家族史、一些鲜为人知的材料和物品等。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公园占地约1000亩,而且更深。它有通向隐居的蜿蜒小路、砾石小路、起伏的土坡和洼地、供人们乘凉的亭子。山坡上种着桂花树、樟树、玉兰树、白果树、楸树等树木,还有盛开的大朵灿烂的桑树花,让人怀旧而陶醉。

游览张伯驹公园时,人们不禁会想起襄城的前任张伯驹先生。他对祖国的深厚感情,他在文物保护和捐赠方面对国家的贡献,他在文学艺术方面的深厚造诣,以及他富而不骄、贫而不躁、雅而不静、骄傲不屈的生活状态,都令人钦佩和感动。

中国著名书法家、画家、文物鉴定家气功说:“张伯驹是世界上第一个拥有私人收藏的国家。故宫博物院近一半的顶级书画都是张伯驹捐赠的。但是他的生活比他捐赠的文物更加生动。他比国宝更珍贵。”

张伯驹天生聪明。他七岁进入私立学校,九岁就能写诗。他享有“神童”的美誉。他的父亲是张方振,清末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他创办了中国最早的盐业银行,这是当时中国四大银行之一。因此,出生在一个好家庭的张伯驹对仕途不感兴趣。他喜欢诗歌、歌剧和书法,对古代书画有着深入的研究。

1936年,溥儒以10,000美元的价格将韩干的《唐代白画》卖给了日本人。这一事件震惊了当时国内的文化界和艺术界,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张伯驹深感悲痛。他试图找回那幅画的努力失败了。张伯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放弃它,他决心“给予他所得到的,不是最终给予他所拥有的,而是永远保留我的土地,全世界都会有心情”。

1937年,当张伯驹得知溥儒要卖“平复铁”时,他想不惜一切代价买下它。他委托中间人从溥儒购买。溥儒要了20万美元。那时,张伯驹付不起这么多钱,所以他彻夜未眠。恰逢溥儒母亲去世后,溥儒急着要用这笔钱,张伯驹立即往口袋里倒了4万美元,最后回到平福铁。

为了防止国宝外流,张伯驹挥霍家财,购买了陆机的《游春图》、杜牧的《张郝好的诗》、范仲淹的《符涛赞》、黄庭坚的《王座帖》和宋徽宗的《上阶帖》等国宝。

1941年,张伯驹在枪口下被扣为人质。绑架者要求他的妻子潘素拿出200根金条,否则他们会杀了她。潘素想考虑一下,但是他觉得他必须卖掉他的画。消息传到了张伯驹,他给潘素发了一条信息,坚决拒绝出售这些画,并说:“我不能移动它们中的任何一幅,即使我死了,我也不能出售它们!”

没人想到,1956年,视书画为生命之本的张伯驹向故宫博物院捐赠了八幅顶级书画。免费捐赠后,政府想奖励他20万元,但张伯驹礼貌地拒绝了,没有拿钱。当时,文化部不得不给他颁发一个表彰令。

当时,许多人不明白:“当你用尽了你的家庭收藏,为什么要免费捐赠?”

张伯驹说:那些不知道真相的人说我收集了唐宋时期最好的作品,我不遗余力,表现出极大的勇气。事实上,我经历了很多困难,我不能做我想做的。因为黄金容易获得,所以没有两种国宝。我买它们不是为了卖钱,我担心它们会流向国外。

后来,张伯驹将剩余的书画藏品分批捐赠给故宫博物院和吉林省博物馆。

晚年,张伯驹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下也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只能靠亲友的支持生活。然而,这种差距和痛苦并没有让他抱怨。

从1969年到1972年,他的老朋友王石祥多次访问张伯驹。“除了他的年龄,他的心情和举止都和20年前住在李连赢的老房子里时一样。没有抱怨,没有批评,平静,仍然显而易见”。

著名红学家周常茹说:读张伯驹,我深深地感觉到他是杰出的,因为时间坐标系是特殊的。一般人的时间坐标系是三年零五年,最多十年零八年,而张伯驹的坐标系大约是一千年。因此,他可以坐在那里看云起,嘲笑凋零的花朵,视荣誉为糟粕,视权力为尘土。

关于张伯驹和他传奇的一生,有太多的事情值得回忆。他高尚纯洁的精神品格和对祖国的真诚关怀足以穿越历史的尘埃,灿烂地照耀和温暖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文化记忆。

作为襄城人,我们应该为张伯驹先生感到骄傲。现在,在他的家乡为他建一个纪念馆和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公园,这样更多的人可以认识他,记住他,向他学习和钦佩他,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一件好事!

这篇文章于2019年10月18日发表在河南日报中原锋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