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上涨未必是通货问题——经济理论需要严谨的理解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钮文新

弗里德曼说,通货膨胀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货币问题。

和“通货膨胀=价格上涨”。经过简单的等价替换后,它也可以被视为“价格上涨在任何情况下都是货币问题”——为了抑制价格上涨,有必要收紧货币。

从逻辑上讲,上述推理似乎是正确的。但是当你看到“价格上涨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货币问题”的命题时,你仍然确信上述逻辑的正确性吗?

显然,价格上涨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货币问题——这个结论是错误的,因为我们可以引用反例来否定这个命题。例如,国家统计局刚刚发布的cpi数据显示,2019年9月,全国消费者价格同比上涨3.0%。价格上涨是货币问题吗?显然,本轮价格上涨主要集中在猪身上,而猪肉价格上涨主要是由于供应不足,而不是所谓的“货币过剩”。

具体而言,9月份猪肉价格上涨69.3%,仅这一点就影响了cpi增长约1.6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在猪肉价格的推动下,家禽、鸡蛋、水产品和谷物的价格都上涨了,这对cpi产生了很大影响。这些价格上涨不是货币因素。

应该说有许多因素导致价格上涨。货币只是导致价格上涨的因素之一,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和必要条件”。

弗里德曼错了吗?不幸的是,弗里德曼是对的,而他的“学习者”是错的。事实上,弗里德曼只是研究“价格和货币”之间的关系,而没有研究其他因素和价格之间的关系。正是那些“视货币理论为圣经”的货币主义者赦免了“通货膨胀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货币问题”。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世界各国央行一直在反思自己的行为,并做出重大改变。十多年来,极其聪明、熟悉货币理论的央行行长们敢于大规模向金融体系释放基本货币,这是“改革的一个例子”。

在研究货币理论时,笔者发现“多种货币推高价格”有一个重要的“隐性前提”:社会总需求强劲,但供给并没有随之增加。这个条件非常重要。它揭示了价格上涨的真正“充分和必要的条件”应该是供给超过需求。换句话说:供求变化是价格上涨和下跌的最基本决定因素。

经济学家向松佐(Xiang songzuo)在《新资本》一书中指出,通胀与央行基本货币的发行无关,而是商业信贷大幅扩张的结果。

因此,也可以说收紧货币不能改变猪肉的供求关系。供给不足导致的cpi上升不应通过收紧货币来抑制,而应通过增加供给来抑制。

编辑:周琦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牛牛app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快3 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