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好山好水好折腾:公司无核心景点,半年利润仅800万

文琪·钱敏

编辑廖莹

对于那些从未去过张家界的人来说,当张家界三个字浮现在脑海中时,电影《阿凡达》中的云山雾罩和颤抖而快速移动的手中的“网红”玻璃栈道的场景就会随之而来。

事实上,张家界并不是一个特定旅游景点的名称,而是一个景点的集合。与闻名数千年的五岳相比,张家界最近因交通拥堵而出名,但这并不影响大自然的特殊宠爱。

这里有高耸的峰林,美丽而灵活的水流,不可预测的溶洞,无数珍稀动植物,历史悠久的古城大勇和湘西的魅力。

独特的资源使张家界成为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和世界第一个世界地质公园。张家界也被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如此优越的旅游资源造就了张家界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家界旅游集团”),被誉为“中国山水的第一份”。原则上,张家界的福气应该是“天子”。

尴尬的是,真正的控制者已经换了很多次手,换了生意。张旅集团已经陷入这种困境10年了。在持有国有资产并突然清醒过来后,该公司想恢复其主要的旅游业务,但张家界已经在别人的控制之下。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之前的漫长岁月里,张家界很安静。没有吸引人的故事,没有文人和诗人的支持,也没有便利的交通设施。

张亮是少数能与张家界联系在一起的历史名人之一。

据说,当张亮看到韩信、英布等人被刘邦处死时,他吓坏了,于是决定在南方找一个美丽的地方辞官隐居。他想要的地方是今天的张家界。

张家界位于武陵山腹地,武陵山是湘、鄂、渝、黔三省的交界处。这座山很陡,有许多深谷、沟壑和奇怪的山峰。在物质资源有限、交通不发达的时代,人力资源难以到达张家界。虽然张家界风景优美,但它只能“在内室里孕育,无人知晓”。改革开放前,这只是一个国有林场。

1982年,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成立,这是我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也是张家界命运的转折点。从此,张家界的“3000奇峰,800秀水”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风景区

丁斌在张家界从事旅游业已经将近30年了。他告诉城市社区,张家界真正的发展始于1988年,当时张家界武陵源风景区刚刚被列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风头正劲。

运营之初,张家界的门票只需几美元。虽然景区里有私人运营的线路车,但大多数地区仍然需要徒步爬山。尽管基础设施不完善,张家界的旅游业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并得以快速发展。

1994年,张家界原大涌市更名为张家界市,并一举成名。两年后,张家界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张旅集团的前身)成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被誉为“中国景观的第一股”。

一个是世界绝版景点,另一个是旅游业的先驱。像往常一样,张鹭集团很早就登上了张家界特快列车,应该会赚很多钱。

不幸的是,故事总是充满惊喜。早期的张氏大队精神上就像一个浪子,从张家界跳到房地产和金融软件船上,辗转反侧,让人怀疑它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场磨难的代价是张旅集团错过了张家界旅游发展的黄金时期,天子山、黄龙洞、袁家街等热门旅游景点都被后来的资本所赢得。

如今,张家界的“净红”景区,如白龙梯、玻璃桥、天子山索道、黄龙洞等最著名的洞穴,与张旅集团无关。

对于张旅集团来说,张家界目前的兴奋属于其他人。

张旅集团成立于1992年,其控股股东是张家界市众多旅游资源中的国有企业张家界经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只有一小部分真正属于张旅集团,包括环保客运、杨家界索道、宝峰湖和十里画廊观光电车。

张家界核心景区武陵源的环保客运和门票捆绑在一张通行证上,游客只要进入张家界就必须支付环保客运费用。对于张旅集团来说,这项业务是垄断的,优势明显。

杨家界索道、宝峰湖和十里画廊观光电车都是独立经营的景点,不是每个游客都会光顾,所以客流与环保客运不一样。

丁斌告诉城市社区,张家界有许多景点。为了吸引游客,这些景点的经营者将尽最大努力推销自己,这无疑给环保客运以外的其他行业带来了很大的竞争压力。

以杨家界索道为例,张家界风景区有四条索道,即天子山索道、杨家界索道、黄石寨索道和白龙索道,其中白龙索道和天子山索道最受游客欢迎。

除了张家界这些景点的运营之外,张旅集团的主要业务还包括旅行社和张家界国际酒店。然而,这些业务基本上都在下降。质量差、特色差,被划分为许多优质景区的张旅集团,并没有过得好。

2019年上半年,张家界接待游客2701.19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373.5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0.75%和26.85%。

在良好环境的背景下,张旅集团的收入和净利率双双下降。今年上半年,张旅集团的收入为1.7亿元,同比下降10.8%。净利润只有800万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近60%。

从具体行业来看,张旅集团2018年最严重的下滑是张家界中国旅行社,由于取消了地面分散团队的零售部门,导致张家界中国旅行社的业绩下滑。这种旅游团是旅游者登陆后由旅行社组成的旅游团。这个过程通常很混乱,游客很容易受骗。

丁斌告诉城市社区,张家界吕中的许多营业部和网点不是直接经营,而是承包给第三方经营,这进一步加剧了这个市场的混乱。“游客不仅是主动来到这些商店的,而且许多出租车和公交车司机,甚至特殊的人也帮助他们在路上招揽顾客,这是非常混乱的。”

为了整顿旅游业,张家界政府去年开始实施“铁腕治理旅游业”行动,专门为了规范零散落地,张家界的中国旅游业自然会受到影响。

环保客运业务的下降是由于票价下降和优惠票价的调整。在过去的两年里,降低票价一直是许多旅游景点面临的共同挑战。理论上,票价下降会增加客流量,但实现起来远非简单。

今年4月,张家界的老年人免费政策从70岁改为65岁,儿童免费票从1.2米改为14岁。这直接导致了吸引更多免费游客的吸引力,环保游客的营业收入不但没有增加,反而下降了。

从2016年开始,张旅集团的收入和净利润逐年下降。丁斌表示,张家界最好的旅游公司是天门山公司和大峡谷玻璃桥公司,而不是张路集团。

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

旅行社业务受到政策的极大影响;环保客运应在公共利益和企业利益之间寻求平衡;宝峰湖、十里画廊、杨家界索道等景区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失去张家界优质资源的张路集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化肥和水流入外地人的田里。

今天的尴尬局面绝不是张大队的初衷。在1996年的招股说明书中,张旅集团当时雄心勃勃。

当时,该公司将目标描述为:在三年内建立一个跨国现代旅游企业。除了张家界,岳阳和韶山都在公司的规划之中。

张旅集团,以“中国园林第一份额”的称号上市,原本想成为“旅游业的大人物”。筹集的资金原本打算投资张家界瑶寨索道,并参与张家界国际酒店项目。

不幸的是,它适得其反。该公司想投资的窑子寨索道项目变化频繁。最后,这笔钱投资于酒店和广州竹岛花园等项目,效果不佳。

张鹭集团的主营业务逐渐从计划旅游发展到旅游基础设施转移、组织甚至电脑软件。公司没有核心旅游资源开发和运营。

更糟糕的是,该公司上市后业绩下滑,遭受严重亏损,因此不得不寻求重组。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频繁更换,业务也随之改变,尽管他经常打着旅游股票的旗号从事与旅游业无关的工作。

第一个短暂进入倡导旅游集团的人是湖南天通房地产有限公司,在此期间,张旅集团增资收购广州华兴期货经济有限公司,并转让了一度利润最丰厚的张索高速公路使用权。表面上,它的表现略有回升,但实际上,在商业层面没有增长。

2001年,张旅集团欢迎弘毅投资。接管之初,弘毅投资仍想把重点放在主要旅游业上,成为一家大公司。通过重组,获得十里画廊客运、宝丰湖、孟东河的经营权,最终将公司拉回旅游主线。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这是张旅集团上市后最舒适的一天,其收入从2004年的约5000万元增加到1.26亿元。

如果故事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张大队今天可能就不会这么悲惨了。

碰巧弘毅投资公司不是一家做生意的公司。当时,该公司被称为“上市公司的收藏家”,并通过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营建立了“弘毅部门”。

随着弘毅的野心越来越大,张家界也成了其对外担保的棋子。现金流紧张,盈利能力下降,徘徊在退市边缘。

2007年,处于危机中的张家界被国有独资企业张家界经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经过十年的摇摆,张家界终于回到了正轨。

此时,张旅集团不仅拥有张家界景区的经营权,还拥有湘西其他几个景区的经营权。国有资产控制后,张旅集团慢慢出售了其他地区的景区经营权,并将核心业务迁至张家界。

2010年,控股股东将张家界翼城世界环保客运有限公司纳入圣张家界,并将风景名胜区环保客运的美丽工作直接移交给上市公司。这项业务是张旅集团迄今为止最大的收入。

国有控股公司给了张旅新的生命。毕竟,可以错过的是错过了。经过十年的梦想,张家界的优质资源已经被瓜分,它的后院已经成为别人的世界。

张家界的核心景区一直是张旅集团最大的痛点。前“支柱”旅行社业务已经崩溃,环保客运和索道将受到降价的冲击。张旅集团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张家界索道

幸运的是,张家界有许多好的山和水。张旅集团现在有两个发展重点。一是在张家界西线开发新的旅游项目。二是花费20多亿元在张家界建设古城大涌。

张鲁集团开发西部路线的想法是开发山和水的洞穴。毛岩河和九天洞都包含在公司的发展计划中。环保客运将在排水中发挥重要作用。

改名前,张家界被称为大庸城,扰人成语来自这个有2000多年历史的古城。

2016年,张家界出台了一项固定增长计划,以筹集资金投资古城大勇。此后,公司投资从18.83亿元增加到22.1亿元。

今天的张氏大队看起来像一个“浪子”。大勇古城是他绝望的挣扎。然而,外界对这个项目仍持谨慎态度。

根据公司的原计划,大勇古城的开放时间定在2018年下半年,但由于种种原因,开放时间被推迟到今年11月。

大勇古城项目位于张家界市。一位分析师告诉城市社区,大涌古城占地面积不大,创新形式相对较少。

凤凰古城位于张家界附近

张家界也被凤凰、芙蓉等古镇环绕。在发展文化休闲度假旅游的背景下,张家界已经有了“迷人的湘西”等文化表演,宋成的表演艺术也推出了“张家界千景”。即将到来的古城大勇将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在这位分析师看来,大勇古镇将面临长期的培育,可能需要三四年才能真正盈利。

根据最近的交易价格,张家界上市公司价值不到20亿元,大涌古城的投资高达22亿元。公司的压力是可以想象的。

核心资源已经被搁置,必须建设古城大勇。这可能是张家界“浪子回头”错失良机的代价。

pk拾